【全职高手/喻黄】桥

村子东头有一座小小的石拱桥,小桥连接着这个小小的村庄和村外广阔的世界,桥下是一条小河,脉脉的流水冲出繁茂的山林,蹦跳着,向未知的远方走了。

桥和桥外的山路都不是热闹的地方,只在逢年过节村民出山赶大集时,方才有点人气儿,桥身石头的缝隙中甚至长上了野草,显得十分老旧。每年春之至,山路上总会开些明晃晃的野花,相较之下显得那石桥愈发破落了。

有一年,村里来了个姑娘——是用一台轿子给抬过来的,直接抬进来了一个小院子,那姑娘被一个丫头从轿子上扶下来,一直低着头,得知自己以后就得待着等死了,既不哭,也不闹,安分地不像个活人。

听村北的卢阿嫲说,这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,还未出阁就和一个书生好上了,后来两个人一起私奔了,半路上就给这个小姐的哥哥给截住了,那书生身子骨不好,被那哥哥几棍子打死了,可谁知,这俩人已珠胎暗结。家人无奈之下,只好将这个小姐给送这山里来了,对外只说是害病死了。

一传十,十传百,一整个村的人便都知道这事,看那院子的眼神便也不自主地讥讽和厌恶起来。

六个月后,那小姐把孩子生下来了,是个男孩。

住那院子附近的人,晚上总会听到那小姐唱歌哄那个小娃娃睡觉,一唱就是大半个时辰。

又过了些许日子,那个男娃娃断了奶,能咿呀咿呀地向人撒娇了,不过几日光景,那小姐就被人发现吊死在村东桥旁的一棵大槐树下,一脸不甘地朝着村外的大路,两眼翻白。

那男孩从父姓,姓喻,名字据说是他父亲生前就想好的,叫文州。他还不记事爹娘就全没了,给一个半瞎的老婆子带大的。但好在他娘家的人还有点人情味,一直供他吃喝,因此日子过的还凑合。

喻文州养了一只鸟,那鸟姓黄——大抵是因为它的翎毛是黄色的缘故,还起了个颇有气势的名,叫少天。这鸟很聒噪,一天到晚叽叽喳喳个不停,还总喜欢到处飞,每天不是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,就是从那棵树再蹦到这棵树。

这鸟偶尔飞过石桥,跑到村外,几个顽皮的孩子总会去找喻文州,一脸幸灾乐祸地说:你的鸟的飞了。

他总是笑笑,不做理会。

一天之内,这只叫黄少天必定回到喻文州身边。

后来,那只聒噪的鸟没了,喻文州抱着那具尸体在桥头坐了一夜。第二天清晨,太阳升起,桥面上什么踪影也没有了,一切仿佛同平时一样,只是桥下的流水又重了几分。

十年后,一只黄色翎羽的鸟儿飞来了山野,停在那人曾坐过的桥头,抖了抖羽毛,开始了啼叫,聒噪的声音经久不竭。

然后,它哑了嗓子,梳理了全身美丽的羽毛。

犹如一道剑光,没入血色的浊流。

那桥依旧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几个月前老师讲《中国石拱桥》时让写一篇关于桥的文章,

深夜和课本对视良久,

然后,

脑洞!!!

GET!!!

评论
热度 ( 4 )

© 雲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