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一天,他的十年(一)

他从睡梦中醒来,脑子里一片昏沉,窗外只属于白天的光透过透明的玻璃用窗帘的暖色晕染了整个房间,床头柜上摆了一盆袖珍椰子——植株从头到脚都是绿的,在一屋暖意中独占着一个清幽的角落。

他突然想起几年前把这盆绿植买回来的情景:他和Z两个人开车去做过年前的大采购,在超市的花架上发现了这盆“椰子”,看着挺顺眼的,顺手就塞进了购物车,然而自带的塑料花盆着实可怜,于是又另拿了个米黄色的花盆。回去的时候,给堵路口那了,Z抱着刚买的“椰子”坐在副驾驶上,闲得无聊吧长长的发票单卷在手指上玩,紧上、又弹开。天空像是沉睡的海,宁静的表面下不知埋藏的是虚无还是风暴,一如他注视着前方的眼,没有星星闪烁的夜空下的城市,灯火长明,日复一日,将更深远的孤寂掩盖在更放纵的喧嚣之中。

安静地玩发票单的Z突然说:“我觉得我们可以尝试掉个头回去看看。”

“你拉东西了?”他不解,问到。

“不是,”Z眨眨眼,露出一个有些恶劣的笑,“我们精明的售货员小姐,犯了一个惊天的大错误,她太劳累以至于忘打了我可爱的‘小椰子’,我想我们作为正直善良的好心市民应该回去当面善良地提醒她一下,帮助她消除这个小小的错误。”

他想了想,觉得有道理,颇为赞同地点点头,瞄一眼车上的电子表,问道:“你不饿就行,”顿了一下又添了一句“别想着吃零食。”

“噫——”

沉默了一会,突然Z问道:“第几年了?”

他愣了一下眼盯着前方的的车流,汽车的尾灯就像一盏盏明亮的灯笼,但亮得让人眼疼,他听见自己的声音——“五年了。”


评论

© 雲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