引子

一.这是一个并不偏远的、十分普通的村庄。

     那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走在一条杂草丛生的黄土路上,路有点窄,似乎过不了车。

     路的两旁零星的堆着几块儿大方石板,还散落着破碎的砖瓦,地上坑坑洼洼的,走起来不但磕磕绊绊的,而且小路拐过来拐过去的,视线总被斜刺进来的某家房舍阻隔。

       路两边是一家挨着一家的房舍,其中几家半开着朱红色的大门,门在泛黄的、且满是泥浆的院墙之中显得有些突兀,但比起墙来,也干净不到哪去。乡下孩子的脸蛋儿红扑扑的,站在墙角下手拿木炭盯着来人,身后是乱糟糟的墙画。

时间已是午后了,日头也不似正午那般,它挂在天空偏西的地方,依旧是橘红色,却没有中午时那种独特的温暖了。

男人要去这个村子的一座老宅子赴约,即使他并不知道那屋子是个什么样子,抑或是何人约他。

    村子里有一个不小的水塘,塘里水草丰美,南边连着一条河,一些个靠河的人家在河里拦了网,养鱼。彼时,水塘中早已干瘪的水草在进岸的地方纠结着,一幅毫无生气的样子,看上去仿佛一拉就断,但实则难以清理。入了冬,水面上十分平静,一只鸭子的影儿也没有,更别逞鹅了。仔细看看,原来是结冰了。可不是吗?冬至都过去好几天了,能不结冰吗?只是这冰还不很厚罢了,而且还不知被谁家的顽皮小儿丢了几块破砖在上面,所以水面看起来并不很平整,甚至并不完整。瞧瞧,上面一条又一条的开裂,冰层被分成了很多很多块儿,沟沟壑壑、坑坑洼洼,正像这村庄的路一样。

他站在路上朝水塘望去,水塘的东南岸、离河不远处的岸边,隐隐露出一座屋子的一角——好不容易从那棵枯枝纠结的大柳树里面钻出来。

那就是了。

 

评论

© 雲煙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