泉韵山风

曾听人说起,济南的泉水是羊脂玉净瓶中的神露,它飘落人间,解决疾病与痛苦。因有此句,以至后来再于济南见泉时,总觉眼前之物平添几分灵性,“水利万物而道生”,古人诚不欺我。诚然,更值得欢喜的,便是这泉上还映着绿树红花,远处青山隐约秀丽,茶榭里小曲悠扬,如此便更胜仙乡了。

如果没什么事情,且有足够的时间,我自是很愿意从东门进入大眀湖走一走。试想,在初秋之时远离尘世喧嚣,漫步在这古有“西湖”之称的人间宝地,尤其是在傍晚时分,太阳将沉未沉染红蓝天,偶有几只鸟雀掠过,地下描着淡淡的影儿。静静地,走在铺着青石板的路上,走在柳色如画的岸边,走在半塘残荷的眀湖之畔,眼里映着天边的如血残阳,微微的凉风拂过鬓边。有时也许会感慨再不见柳七的“杨柳岸、晓风残月”,但大多时,却不过是在如此良辰美景中陶陶然而自得。只是,每当听到有人谈起那在几十年前,那流连于大眀湖中的船户、腥户、田户和芳迹难寻的“眀湖三美”之时,望着色如翡翠的湖水,心里多少是会添几许惆怅之感,但也只得默默苦笑三声聊以慰藉。

清人顾炎武曾在《济南》一诗中描述我们齐州府说“西来水窦缘王屋,南去山根接岱宗”,此句中的水应是指趵突泉,而这“山”呢,便指的是那千佛山罢。这座又名“舜耕山”的大山,是一座曾染圣贤之风的名山,沉稳端庄,朴实平和。其实每年流连于千佛山的旅人并不很多,除去节假日的那几天,千佛山还是不会辜负那个“佛”字的的深幽禅意,深幽而寂静,只是求姻缘的善男信女太多,山里想找见一种寂静的气氛却也难得,但若有心便能寻到。有时候会觉得与兴国寺前的那副对联略有出入,不过只要一想到山道上的那棵被红飘带所捆绑的树,便会会心一笑,本生红尘中,心下顿时释然。

其实就我个人而言,很喜欢在一个滴着点小雨的天里孤身或两人结伴,行走在芙蓉街附近的小街、小巷里的,总觉得有种《雨巷》里的感觉,一切都被轻轻抹上了层朦胧的美感,但可惜我是不会遇上一个丁香般结者幽怨的姑娘罢了。当然,若是两人同行,踏过略窄的青石板路,一起聊着些感兴趣的话题也是不错的。

对于济南这个生养之地,近年来较深刻的印象,品一盏清茶时,也就差不多只是这些画面浮上心头了罢。

 

评论

© 雲煙 | Powered by LOFTER